肖逾榛深圳何以全面碾压北上广?以平安为例解剖世界500强,最可怕的是结构和前瞻性!-文过是非

肖逾榛
深圳何以全面碾压北上广?以平安为例解剖世界500强,最可怕的是结构和前瞻性!
胡文
元月20日晚间,财富中文网全球同步发布最新的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这是衡量全球大型公司最权威的榜单。今年的入围门槛为216亿美元,总收入达27.7万亿美元,总利润为1.52万亿美元。榜单显示,沃尔玛连续四年排名榜首,另外两家中国公司——国家电网和中石化分列二三。

中国上榜企业共有115家,总部位于广东的共有11家,其中深圳有6家,广州3家,佛山2家。分别是平安保险(深圳)、华为(深圳)、南方电网(广州)、正威国际(深圳)、招商银行(深圳)、广汽集团(广州)、万科(深圳)、恒大(广州)、美的(佛山)、碧桂园(佛山)、腾讯(深圳)。其中,腾讯和碧桂园两家公司首次上榜。
在各个城市中所拥有的500强企业中,北京因为央企原因拥有500强企业最多,达到了56家;上海第二,共有8家;深圳和香港各有6家,并列第三;台北4家,名列第五;广州和杭州各有3家,并列第六。其它如西安、福州、佛山、厦门、南京各有2家;其它如济南、武汉、乌鲁木齐、海口、长春、石家庄、苏州等17座城市各有一家。
有意思的是,在各个媒体报道时,都采用了另一个口径,即民营企业口径,即把央企和国企乃至外企剔除掉,如此深圳便成了最大赢家,以5家企业高居榜首(平安保险、华为、正威国际、万科、腾讯),而北京则如同打回原形,只剩下3家(民生、京东和万达,其中万达应属大连,北京占了便宜),与杭州(阿里巴巴、吉利、物产中大)一样。上海只剩下2家(华信能源、绿地),与佛山(美的、碧桂园)相同,广州只剩下1家(恒大)。
为何舆论普遍把诸如国家电网、中石化、中石油、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筑这些排名靠前的500强视同为无物呢?最关键的因素是这些央企更多地体现的国家意志,中国经济的整体规模以及人口优势,决定了这些央企必然都是巨无霸。但正如由铁道部变身而来的中铁总必然可以成为世界500强一样,在这些央企中,不能诞生像马云、马化腾那样由普通人而发生的创富故事,即便做得再大,与普通人无法产生共鸣。因此,央企被漠视并不奇怪。相反,民营企业的发展则集中反映了一座城市的整体氛围、营商活力、创业精神以及政府行政能力。说到底,拥有一家500强的城市与没有一家500强的城市就是天壤之别。而在拥有1家500强与拥有2家乃至5家500强的城市之间,每差一家企业,城市之间就呈几何倍数的差别。深圳5家民企进入世界500强,这并非一种偶然,它是城市综合实力和整体生态的集中体现,是无法突击实现的。
更重要的是,在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行业和形态中,深圳是最为丰富的,结构最为合理,也是最具前瞻性的。
从行业看,深圳5家民企世界500强,分别涉足了金融保险、通信、金属新材料、房地产和互联网等5个行业。除了正威,其它5家民企以及招商银行都直接深度嵌入到日常中国人的生活之中,并且彼此之间的融合和嫁接态势十分之强。这种业态之丰富,在中国无出其右。这是深圳体现的结构优势和整体优势,而不像其它城市偏重于某一领域或者行业,比如制造业、房地产或者互联网,不会发生像广州那样一旦恒大像万达一样迁址,就面临着500强从头再来的局面。在整体表现上,深圳重心扎实,相容性无可比拟。
与此同时,深圳的世界500强具有很强的前瞻性,尤其在金融和互联网科技方面。这是把握未来的两大基点。

比如中国平安集团,一般认为它是一家金融保险公司。但掌门人马明哲说,“与其说平安是一家保险公司,不如说我们是一家高科技公司。”
“过去30年,从蛇口出发,2016年中国平安集团排在世界500强第41位(注:今年是第39位),这是全球规模;2000强排在20位,指的是利润增长。”今年4月,马明哲在与包括马蔚华、王文银在内的深商企业家代表座谈时介绍,中国平安集团2004年上市,每年的资产复合增长28.9%;过去13年,利润复合增长每年超过30%,纳税每年增长25%,一直到今天。平安在全球上市公司排56位,全球金融集团排第11位,全球保险集团第1位。平安140万员工,全中国1000人里就有一个人在平安拿取薪水。
“平安比较繁忙,金融客户有1.3亿,互联网用户3.46亿,2016年处理电话3.5亿,每天大概96万。2016年汽车赔付案是1137万次,每天有3万多起,基本上98.7%在1天内完成赔付,英国国家的标准是3个礼拜,平安是1天,这个记录在全世界绝对是第一,中国也是第一的。去年平安赔付支出1400亿,日均赔付3.84亿元。”
对于发展战略,马明着总结为“1—2—2—N”,“1”是个人金融生活服务提供商。“2”是大金融资产、大医疗健康。“很多人觉得平安做的行业挺多,实际上平安是做事情蛮聚焦的,一个人在生活上必然有六样事情:一是资产,要开银行帐户,二是住房,三是汽车,要出行,四是医疗,五是旅游,六是教育。除了旅游和教育之外,平安聚焦于前四个方面。
平安集团在金融创新方面,包括综合金融大后台、陆金所、重金所、金融一账通、前交所和前海征信等。他介绍,平安的健康好医生、平安万家诊所,目前已经有几万家诊所,平安目标是3年之内超过3、4万家诊所加盟,因为平安建立的是一个标准。
“比如在疾病预测方面,我们是全世界做疾病预测准确度最高的,深圳、北京、重庆三个城市的疾病预测交给我们,今年会出一个疾病预测白皮书,其实方法很简单,把深圳过去10年的数据给到我,我就推第11年,用11年的数据再推第12年,我们有590个医学模式,所以我们在疾病预测方面绝对是全世界最领先的,最近研究出广东人的鼻咽癌比较高,客家人更高,为什么客家人更高呢?这跟基因有关系。这些很多研究成果,对国家预防控制疾病有很大帮助。”马明哲举例说,平安在金融机构做研发应该是全世界最舍得花钱的,董事会在15年前就规定了1%收入做研发,去年平安是7700亿,今年是77亿,平安的IT工程师有2.2万人,比阿里的IT工程师多一倍,分布在5个城市。平安的大数据专家都有将近3000人。
在这次座谈中,马明哲为平安所构建的庞大格局以及所有基于互联网和大数据之上的技术路径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基于金融保险和大数据,平安将深度介入医疗、健康、养老产业,这种前瞻性,使得高速增长的平安依然拥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深圳的前瞻性还表现在对未来产业的提前布局上。比如在新能源、基因、新材料、人工智能等领域都有龙头企业快速成长,比亚迪、沃特玛、华大基因、柔宇科技、大疆、光启等均有望成为世界500强的预备队。仅在新能源电池领域,沃特玛及其上下产业链产值高达上千亿元。
源源不断的持续创新以及整体生态,这才是深圳的可怕之处。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文过是非(特别声明:“文过是非”均系原创作品,转载时需注明作者“胡文”及出处,并附带二维码图标。否则,视作侵权。)